您的位置: 法制网首页>> 地方新闻>>法治安徽>>媒体聚焦>> 返回首页

他见证了小岗村在改革中涅槃重生

发布时间:2018-09-26 16:45:37我要纠错【字体: 默认 】【打印【关闭】

1978年11月24日,小岗村18位村民签下“分田到各家,包产到户”的保证书,并在上面按下自己的手印。

严金昌在自家开办的农家乐门前留影。(均为资料图片)

  □ 本报记者 李光明

  金秋时分,正是收获的季节。

  9月13日,记者来到中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——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。一路上,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,空气里满是新鲜的泥土气息。

  小岗村有一间名为“金昌食府”的农家乐,老板严金昌,正是当年大包干带头人之一。

  在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到过的院子里,严金昌回忆起40年前18位村民冒死分田到户的经历,讲述与他生命连为一体的小岗村40年来的风风雨雨。

  严金昌的人生,好似一部小岗村发展的编年史。

  18位小岗村农民借着微弱的煤油灯光,在犹如“生死状”的保证书上按上红手印,以“托孤”的决心分田到户,改变了自己的命运

  对一些有过不凡经历的人来说,往事并非如烟。严金昌就属于这一类人。

  说起他们18人“托孤”签下“生死状”的情景,严金昌仍历历在目。

  那是1978年11月24日夜晚。经过事先私下相互摸底,小岗村的18位村民聚在村西头严立华家两间低矮破落的茅草屋里,围坐在微弱的煤油灯旁,商议把田分到各家,搞包产到户。

  18个人一个劲地吸烟,满屋子都是呛人的烟味儿。

  “当时政策规定,不许包产到户,不许分田单干。我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弄不好要坐牢。”严金昌说,大家谁也不愿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  小岗村地理环境恶劣,十年九荒,是典型的“吃粮靠返销、用钱靠救济、生产靠贷款”的“三靠村”。每人每天只有2两8钱的口粮,一个壮劳力辛苦一个月赚不到3块钱,家家户户年年都要出去逃荒要饭。

  1978年,安徽遭遇百年不遇的旱灾,小岗村灾情更重,继续等下去就是家破人亡。

  “与其坐等饿死,不如拼一下。”严金昌说,时任小岗生产队副队长的严宏昌打破沉默,最后大伙横下一条心,决定分田单干。

  考虑到可能的后果,借着微弱的煤油灯光,大伙在犹如“生死状”的分田到户保证书上“签字画押”:写下自己的名字,按上红手印。

  小岗村当时有20户,18户在场签字按手印,只有外出讨饭的关友德、严国昌两户没有在场,分别由其叔叔关廷珠、儿子严立坤代按。

  “我们分田到户,每户户主签字盖章,如以后能干,每户保证完成每户的全年上交和公粮。不在(再)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。如不成,我们干部作(坐)牢刹(杀)头也干(甘)心,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。”

  这18位农民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张按着红手印的“保证书”,如今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,陈列在中国国家博物馆。

  那一年,严金昌35岁。按照人均4亩半分田,严金昌一家分得30多亩地。

  “分了地,那是白天黑夜地干,和生产队出勤不出力的情形大不一样,大家的劳动积极性一下子就调动起来了。”严金昌说。

  第一年,根据季节、田地情况,严金昌种了水稻、花生、山芋等农作物。

  1979年,严金昌和小岗村其他农户一样,迎来了一个丰收年。当年,小岗村全队粮食总产13.3万斤,相当于1966年到1970年粮食产量的总和;油料(主要是花生)总产3.5万斤,相当于过去20年的总和;副业也得到大力发展。

  “分田时,我们就写好保证,分田到户如果能干成,首先完成国家的,国家以前收公粮。‘完成国家的,留足集体的,剩下才是我们自己的’,就是实现国家、集体和家庭都能受益。”严金昌说,生产队全年粮食征购任务2800斤,过去23年颗粒未交,当年上交24995斤,超额7倍多。

  “我们干一年够吃5年的,到了年关家家杀猪、杀鸡、宰羊,感觉有希望了。”忆及当时的情形,严金昌仍喜不自禁。

  严金昌和其他17位村民没想到是,他们手指这一按,成就了小岗这片土地在中国农村改革史上的传奇。

  小岗村的大包干之路充满波折,但是每每在面临生死考验的关键时刻,总会有一批共产党人勇于担当挺身而出,保护这颗改革的火种。严金昌和小岗人心里都清楚,大包干能够成功,还是党和政府开了绿灯

  小岗村偷偷分田到户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。凤阳县和梨园公社一拨接一拨地下来调查,要求小岗村把田地合并回去。

  “我们死不承认,谎称是政策允许的小段包工。”严金昌自嘲地说,其实是自己骗自己,家家户户分开种地,还这么勤快,明眼人一看就明白。“我们尽管嘴硬,但心里还是很害怕,认为这样搞不长,只想着种一季是一季”。

  是时任凤阳县委书记陈庭元留下了这颗改革的种子。

  陈庭元曾经回忆自己就任凤阳县委书记时的情景:那是1977年的冬天,当他在临淮关火车站下车时,见到的全是满脸菜色、瘦弱的逃荒人群。

  这深深刺痛了陈庭元。得知马湖公社搞“大包干到组”,调动了劳动积极性,提高了产量,他就在全县推行这一做法。所以,对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做法,他没有一棍子打死,而是有试试看的想法。

  “陈庭元书记在大会小会上说,小岗村分田到户不行,要调查处理,可实际里没有采取任何措施,后来才知道他是暗暗地保护我们试试看。”严金昌说。

  不过,小岗村分田到户的消息还是传到了地区。在春耕大生产的时候,时任滁州地委书记的王郁昭来到了小岗村。

  小岗村分田到户再次面临生死考验。

  “王书记看到家家庄稼都长得特别好,当时没有表态。后来才知道,他回去召开了常委会,说春耕大生产已经开始,不管利用什么形式一律不动,秋后再说。”严金昌感慨地说,小岗村大包干能够成功,关键还是党和政府开了绿灯。

  今年6月,王郁昭的遗孀来到小岗村,给严金昌讲了一个秘密,让严金昌感慨万千。

  王郁昭的遗孀所揭之密就是:地委常委会后,王郁昭准备到省里进行汇报。临走前,他让夫人“做好思想准备,这次去了说不定就回不来了”。可见作为地委书记的王郁昭当时顶着多大的压力。

  看到小岗村分田到户第一年就大丰收,周边有的生产队也开始偷偷效仿,并以“小岗不并,他们就不并”为由,拒绝回到生产队集体生产状态。这给地委、县委带来的压力就更大了。

  转机来自1980年1月2日安徽省委召开的全省农业工作会议。

  时任安徽省委书记万里,对凤阳县“大包干到组”的经验很是关注,要求陈庭元在会上作介绍。

  陈庭元曾回忆说,他报告后,看到万里在现场点评并肯定,他就趁机把“小岗村大包干到户更好”的事补充汇报了。

  “大包干,大包干,直来直去不拐弯。保证国家的,留足集体的,剩下都是自己的。”“大包干就是好,吃陈粮,烧陈草,干部群众都想搞。只要搞上三五年,个人集体都能富,国家还要盖粮库。”

  陈庭元用老百姓创作的顺口溜引得万里开怀大笑。万里当即表态,马上就去小岗村看看。

  1980年1月24日,万里来到小岗村。

  “我印象非常深刻,万书记穿着军大衣,除了听村里介绍,还到田里去看庄稼的长势,仔细检查屋里堆的、外面圈的粮食是否有假。”严金昌说,万书记从庄西头一直走到东头,挨门逐户地查看农民收入情况,看到各家各户那么多粮食,感慨地对群众说:“看起来,小岗真穷,以前‘大呼隆’把农民搞苦了,干起了责任到户,粮食大丰收,这下子就不愁吃的了。”

  在村民座谈会上,万里表态说,“地委批准你们干3年,我批准你们干5年”。一下子让严金昌他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

  而且,万里还表态:小岗村的经验可以学。

  真正让小岗村老百姓吃上定心丸的,还是1980年4月2日,邓小平同志与万里等人的谈话。

  邓小平同志在这次谈话中强调,“政策一定要放宽,使每家每户都自己想办法,多找门路,增加生产,增加收入。有的可包产到组,有的可包给个人,这个不用怕,这不会影响我们的社会主义性质”。

  这是10年特殊时期后,中央领导人首次对包产到户作出肯定表态。此后,小岗村“包产到户”大包干模式在全国农村迅速推开,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大幕,催生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成为中国农村基本经营制度,推动中国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1982年,中央第一个关于农村工作的“一号文件”正式出台,明确包产到户、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。

  “1982年,我买了一辆小四轮和一台收割机。小四轮可以跑运输赚钱,收割机除了帮自家收割庄稼外,还可以租给别人用。”严金昌说,包产到户后家里的日子很快发生了大变样,告别了茅草房,住进了砖瓦结构的新平房。

  2016年4月25日,对于严金昌来说又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。在小岗村视察的习近平总书记,走进了严金昌家的院子,与严金昌拉起了家常。

  在没有资源禀赋优势的小岗村,解决温饱靠改革,谋求致富发展更靠改革。以土地流转为核心,小岗人将承包的土地以集体名义入股,回到集体,走上新的改革发展之路

  “我把习总书记笑着说‘农家乐,乐农家’的照片,高高挂在门口最醒目的地方,就是要表达对现在幸福生活的满足。”说起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家里的情景,严金昌仍难掩激动。

  他拉着记者走到农家乐的门口看照片,又带记者来到院子里,介绍习总书记和他们拉家常时的情景。

  严金昌说,这是他第二次见到习总书记。第一次见到习总书记是2010年1月13日,作为沈浩事迹报告团成员,在北京人民大会堂,严金昌受到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接见。

  “唉!沈浩书记走得太早了,太可惜了……”提起曾在小岗村担任第一书记的沈浩,严金昌有些伤感。

  2004年2月,安徽省委选派财政厅干部沈浩到小岗村担任第一书记。2009年11月6日沈浩在小岗村去世。

  “沈浩是小岗村发展关键时期的带头人。”用严金昌的话说,在沈浩到来之前的20年,粮食依然是小岗人的主要收益,沿袭着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生产和生活方式,平淡无奇。“在沈浩来后将近6年的时间里,他带领小岗村迈上了新台阶”。

  “一夜越过温饱线,20年没过富裕坎。”严金昌说,小岗村在开始包产到户时红火了几年,但错过了发展乡镇企业的时机,“改革开放第一村”落伍了。

  那个时候,严金昌等大包干带头人开始反思:为什么率先实现温饱的小岗人却迟迟无法致富?为何“起了个大早”的小岗村,在发展的路上却“赶了个晚集”?

  一连串的问题摆在了小岗人的面前。

  严金昌说,是沈浩这位“非小岗人”带着他们找到了答案。

  沈浩认为,在没有资源禀赋优势的小岗村,解决温饱靠改革,谋求致富发展更靠改革。小岗村开始制定“三步走”的发展战略,绘制出一张蓝图:大力发展现代农业、特色农业;建立大包干纪念馆,用小岗品牌发展色旅游;招商引资办工业,进行农产品深加工;鼓励农户开发农家乐。

  “最核心的,是通过土地流转,重新把土地集中起来,成立‘合作社’发展集体经济。”严金昌说,沈浩的想法立即在在小岗村和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社会上有人惊呼,当年率先打破“人民公社”大锅饭、率先搞“大包干”的小岗村,要重新回到“大集体”了。小岗人的态度也分成两种:对单纯粮食生产致富不再抱希望的支持者,认为可以尝试尝试;反对的人认为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,“没有比一家一户更好的政策”,担心失去土地这个立身之本。

  严金昌说,经过几个月的反复讨论,小岗人同意将承包的土地以集体名义入股,成立“合作社”,尝试土地流转。开始修路、盖楼房、兴建卫生服务中心等公益事业,大力招商引资,引进龙头企业。

  就这样,以创建国家级农业示范区、国家特色景观旅游名村为契机,为这个“中国改革第一村”注入新活力。

  “我是沈浩的支持者,将自家的10多亩地拿出来,让上海一家公司办商品猪养殖基地。”严金昌说,像他一样,严立华、严立学、关友江等昔日分田到户的带头人迅速成为土地流转的带头人。

  严金昌说,田地交给种粮大户发展规模种植,自己则在家经营起了农家乐“金昌食府”,年收入超过10万元。

  “沈浩是我们小岗村发展历史上再次出现的‘带头人’,他是永远的小岗人。”严金昌说,小岗人又因沈浩按过三次红手印。

  第一次是沈浩3年任期快满时,小岗村98户当家人按下红手印,向组织上提出请求,硬是把他留了下来。

  第二次是沈浩6年任期快满时,并村后的小岗村186户当家人再次按下红手印,要求沈浩再留下。

  然而,仅一个多月后,沈浩却永远地走了。

  小岗人第三次为沈浩按下红手印,是要将沈浩的骨灰留在小岗村,让他永远长眠在这片农村改革的土地。

  小岗村是一块充满传奇的土地。

  除了诞生“敢想、敢干、敢试,敢为天下先”的大包干精神,“扎根基层、情系百姓”的沈浩精神又在这片土地诞生,落地生根。这两种精神水乳交融、交相辉映,成为引领小岗不断前进的力量源泉。

  严金昌说,沈浩走后,小岗村的发展没有停步,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小岗村后,小岗村又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。小岗村制定了“三年提升计划”,细分出农村改革、产业发展、基础设施建设、社会事业、组织建设五大类136项具体工作。

  目前,小岗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、小型水利设施产权制度改革、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改革、宅基地登记试点改革等13项改革正在扎实推进,一些改革经验又将在这里萌芽。

  “习总书记说,小岗梦也是广大农民的梦,小岗人一定不能错过新时代这场好梦。”严金昌说,他的梦想就是打造一个“经济繁荣、社会和谐、环境优美、村民幸福”的新小岗。

  相信,严金昌的梦里有诗和远方。

  记者手记

  在采访严金昌时,一次一次被慕名而来的游客打断。他们找到金昌食府,就是要和严老爷子拍照合影,严金昌总是有求必应,笑呵呵地与他们合影。对于在金昌食府就餐的游客,他还会免费送上一道“菜”,在开饭前,给客人们讲上一段小岗村红手印的故事。

  他说,这是传播小岗村“大包干精神”的最佳途径,拍张照、合个影,朋友圈一发,会让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知道了小岗村。

  当年的茅草屋、土灶锅、草鞋烂衣裳,已经成为小岗村“大包干”纪念馆展区的一角。取而代之的是笔直的马路、白墙黑瓦马头墙的徽派建筑和满面春风的精气神。

  小岗村的巨变就是中国巨变的缩影。

  让我们记住小岗村,在这收获的金秋。

法制日报孙天艺
反恐演练
与80后对话 谈“从警”
南京警方《西游警记》3
河南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
河南铁路法院检察院移交
小说凤鸣安吴首发
陕西省司法厅送法进企业
陕西司法厅送法进企业2
 
· 省直单位帮扶利辛县脱贫攻坚培训暨推进会召开
· @滁州消防:家用液化石油气:如何能不让它成为厨房炸弹?
· @淮北公安:从3000里外写给淮北市长信箱的一封信……
· 巢湖:老人探亲途中被困深山 军警民携手救援
· 【江淮风暴】芜湖法院再出新招 社会宣传“袋”来亮点
· 黟县精心打造最美“徽派式”法治文化广场
· 马鞍山花山区:楼栋长打通服务居民“最后一公里”
· 【江淮风暴】因拒不履行生效判决 蚌埠一公司法人被拘留
 
附件点击下载:TitlePh
附件说明:EnpDescPh
附件所属稿件标题:EnpOwnerArtTitlePh
附件所属稿件链接:EnpOwnerArtUrlPh
孟建柱在安徽调研: ...
陶文龙:所外就医公 ...
孟建柱在安徽调研:探索做好政法工作的新路子
陶文龙:所外就医公开公正不接受任何干扰
高峰:管住手中权力不可“任性”
周寿忠:引进外部监督发挥律师记录作用
杨玲:确保案件处理结果经得起检验
· 马鞍山市第二届法治文化月隆重开幕
· 淮南潘集区让脱贫攻坚成为最大的责任担当
· 安徽公安捣毁俩偷盗柴油犯罪团伙
· 滥伐自家茶山林木 黟县两村民受处罚
· 买毒品买到一斤冰糖 买卖双方均获刑
· “打鸟”打出的买卖弹药案
· 银行工作人员集资诈骗获刑十三年
· 合肥摧毁特大网络赌博犯罪团伙
    武钦殿:法条背后是对法律信仰的一腔热血
· 最美基层干部:工作27年 她没办过一起错案
· 基层司法工作者李红:绽放在基层的芳华
· 李维明:热心普法的村书记
· 法援伉俪陈贤曹旭当选全国道德模范
· 宿松县将社区矫正工作纳入综治月考核
· 安徽省综治委召开成员单位联络员会议
· 安徽省差额评选综治“双先”
· 宣城市司法局全面规范基层年度工作考核
· 安徽出台综治成员单位联络员工作制度
· 12市县和4名个人荣获综治和平安建设先进
· 芜湖市2013-2016年社会治安综合治理“双先”评选结果出炉
· 省综治法治领导责任制专项督察组到滁州督察